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深度揭秘ag杀猪真相“美人来矣”真且幻——古埃

  2010年2月,我在柏林看望朋友之余,为自己留了一日,以专访柏林新博物馆。2009年10月中旬,曾在电视上见过此馆镇馆之宝埃及美女纳芙蒂蒂,得知闭馆70年的柏林新博物馆已再次开馆。

  柏林新博物馆坐落在博物馆岛上,最初于19世纪中叶开馆,当时还处在普鲁士国王统治时期。之所以名之为“新”是因为岛上已有1830年开馆的老博物馆,新老相对。新博物馆在1939年秋季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初虽已闭馆,但还是没能逃过战火劫难,其建筑和馆中未能转移的大件藏品均受重创。1997年,英国建筑师奇珀尔菲尔德在竞标中获胜,得以主持此馆修复工程,代价为2亿欧元,修复时间为10年。

  观展前,我经人指点,在网上预订了门票,留足了时间,可谓准备完善。新开馆按内容分为两大部分:一为埃及博物馆和莎草纸文献馆,二为史前和早期历史博物馆。前者是我此次观展的重点。但既进此门,后者自然也想兼顾。我绝没有想到,因为馆藏之丰,我从上午10点开馆至下午6点闭馆都泡在馆中,创下我观展时间最长吉斯尼记录。展品共分布于四层,幸好对最上一层的内容我不太感兴趣,匆匆扫描了一遍,算是勉强看完此馆。

  人们在观展之余,常可欣赏到此馆修复风格上新旧并存的特点,体现了修复领域的新理念。1999年博物馆岛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修复主旨与其吻合,特别注意了要保留和展现原馆的真实魅力,所以旧迹和新痕同样昭然,不求统一。斑驳的墙面、褪色的壁画、拼接的断柱、镶补的残垣随处可见。

  古埃及文化展主要分布在三层的北半侧,占地面积3600平方米,展品2500多件,内容涉及方方面面,跨越4000多年,包括墓葬建筑和浮雕艺术、死者与诸神的祭祀、王权统治和日常生活等等,另有莎草纸文献馆。据介绍,呈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这是欧洲范围内,巴黎卢浮宫、伦敦大英博物馆之外,又一较多展现埃及古文化之处。

  我按由下而上的顺序观展,胸有成竹,见到埃及美女纳芙蒂蒂时已是下午四点半以后。她作为镇馆之宝享受的待遇很特殊。首先,她独占空空荡荡的二楼北圆厅,被陈列于厅中心的玻璃展橱内,便于人们从各个角度来欣赏她。其次,她是馆中唯一禁止摄影的展品,厅门口为此特意竖了一块牌子。除她而外,只要不闪光,馆内到处可以拍照。再者,我见一强壮的女士站于她右侧,坚如磐石,俨然是她的卫兵。

  这么着,我也必须对她另眼相看,特殊对待,于是听了两遍德文耳机讲解,比较简短。纳芙蒂蒂意为“美人来矣”。她作为埃及法老阿肯那顿之妻、埃及历史上罕见的美丽王后,生活于公元前14世纪,距今已有3000多年历史。眼前的纳芙蒂蒂胸像美艳惊人:她的颈项较长,有人称之为天鹅颈。她的五官清秀,轮廓分明。她的左眼无珠,显示了制眼的第一步。她的右眼晶莹生动,似能说话。她峨冠高耸,青春洋溢,面相端庄,显示了王者的尊贵。经电脑检测,这是一个以石灰岩制成的模型,肩部和王冠涂有多层石膏以使造型理想,右眼成分是水晶和蜡。除双耳破损外,整个模型基本完好,未经修复。只见北圆厅内光线暗淡,背景模糊,唯有纳芙蒂蒂光彩照人,真切美丽。“美人来矣”,3000多年的幽灵此刻显身露面,成为完美的象征,名扬世界。

  但在埃及历史上,纳芙蒂蒂却是一个幻影,她人生的最终遭遇是埃及学研究中的谜团,混沌不清,扑朔迷离。随着她的去世,她便从埃及历史上消失了,有关她的一切都被人为的抹去。她的美名、她的死而“复活”竟是因为这尊塑像的发现,因此它也成了研究者的依据。因纳芙蒂蒂死而无踪,而且是在墓葬发达的埃及,使她更增神秘色彩。至今人们都无法确认,她死于何时何地,为何而死,很多有关她的说法都是建立在推测的基础上。

  纳芙蒂蒂曾是埃及历史上最重要、最有权力的王后,曾和其夫共同决策过政治、宗教大事。其夫死后,她有可能统治过短暂时期。估计夫妇俩因废除旧教及众神、建立新教独尊太阳神得罪了祭司们,使他们恨之入骨,其夫死后她被暗算,死时还不到30岁。他们在沙漠中的阿玛纳建过新都,祭过太阳神,后来新都毁于地震。也就是在这里,1912年,德国考古学家博尔夏特在一个艺术家作坊发现了纳芙蒂蒂。1913年初,她和同期发现的其它文物被运到德国。

  当时投资并参与埃及考古挖掘的国家都能分到文物,原则是与埃及对半分。现场也有监控设备,是法国制造。我看过一些资料,线索不易理清。有说埃及方先挑分好的一半,未能把纳夫蒂蒂挑去的。总的感觉,埃及当时并不识“美人”的真正价值,此点被德方瞒过。博尔夏特似有难言之隐,因为唯有“美人”来到德国后,十年未敢公开亮相。1924年亮相后,埃及就以道德原因一直在索回,一直在呼唤美人归来,甚至德方也有让美人回归的呼声。希特勒和后来的德国议会都曾作出过拒绝回归的决定。一说认为,纳夫蒂蒂出关时已有出关许可,上面“轻描淡写”,所以连包装盒都没打开受检。时过境迁,后来又拿不出有力的证据。不难想象,约百年前人们文物意识的淡薄和过关设备的简陋使纳夫蒂蒂得以蒙混过关。但不管怎么说,这无疑是强者对弱者的一种变相掠夺,是文明古国埃及的历史悲剧。

  埃及美人与同批来德的埃及文物按协议皆属埃及考古的投资者、棉花商西蒙先生所有,不久他全部捐献了出来,便成为国有。其中的纳芙蒂蒂是宝中之王,价值连城,一保险公司曾估价,她价值30亿欧元。可怜埃及既要不回,甚至都借不到她;既看不见,也摸不着她。他们的纳夫蒂蒂对他们竟成了一个虚幻的、甚至可能是永久的美梦。

  象纳芙蒂蒂这样独占一厅的情况我还经历过一次。在我家乡扬州的双博馆内,有一“国宝馆”,其中陈列着一个元朝的霁兰釉白龙纹梅瓶。在浓重的钴蓝底色上,有一条白龙御云而行,美丽之极。当时听到它价值3亿人民币时,我非常震惊。但现在如与纳夫蒂蒂相比,它还只是小巫见大巫。

  这次除了见到世界顶级文物纳夫蒂蒂石灰岩胸像,还见到了其它形形色色的人物雕像。它们材料不同,色泽各异,造型美观,内涵独特。

  “柏林绿色头像”(见上图)为石雕,但显铜雕效果。绿色为自然色,很好看。这尊男性头像制于公元前400年,陈列于一室之中心,有人物雕塑包围着它,犹如众星捧月,以突出它重要的地位。我听耳机介绍,说它很有名,也是柏林埃及博物馆的代表文物。虽然他的鼻部大半受损,但他个性化的容貌十分鲜明,制作技艺非常娴熟。因光头、无服饰,没有时代标志,它被视为穿越时空的艺术,既是古典的,也是现代的。一件艺术品能有这样永恒的魅力,真是不可思议。同时它也说明埃及的雕塑艺术早已成熟。

  所谓程式化的人物雕像将人的千姿百态归纳为5类。对相信来世、希望永生的古埃及人来说,它们各含其义,解读它们比较有趣。深度揭秘ag杀猪真相,虽说是程式化,但其个性从不同的材料、色彩,从不同的发式、服饰,从不同的手势和雕刻技艺显示出来,其美让我深受感动。

  第一种为立跨式。立指身体重心落于右脚。左腿前跨,居然长于右腿。这一姿式被德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马斯·曼赋予了哲学意味,即“行走中的站立和站立中的行走”。跨为假想、未来式,还没有进行。立跨式表示为永生准备行动,在阴间有行动的能力。

  第二种为坐式。在这类人物雕像中,坐不是一种放松的姿势,而是神情专注的端坐。我们甲骨文、钟鼎文中的“人”是一个人站立作揖的侧影,而在古埃及象形文字中,“人”是一个蹲坐于地的形象。一个坐在椅上或凳上的形象表示有尊严、值得尊敬之意,所以埃及文化中的坐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坐。坐式雕像意为预期中的永生,是夫妇雕像的首选式。

  第三种为书写式,标志着其人很高的社会地位。在古埃及的职业中,文书或称之为抄写人享有至高无上的荣誉。因为只有通过文字,才能传达法老指示,有语言是最强大的武器之说。书写式为一种特殊坐式,只见文书左手执卷,右手持笔,有纪念碑意义(见下图)。

  以上三式产生于公元前2600年金字塔时代以后。另有跪式是人对神的祭拜。方块式有抽象意味,人的头和脚分别在方块上下。此式提供较大面积用于篆刻文字,造型可爱,流行一时,常用于普通人。


网站首页 公司简介 产品展示 新闻动态 行业资讯 经典案例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20 深度揭秘ag杀猪真相_网易体育 版权所有 深度揭秘ag杀猪真相保留一切权力!